中國銀行前行長,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工作組組長,李禮輝圖片來自網絡

【編者按】目前各大機構爭相布局區塊鏈,然而在李禮輝看來,目前區塊鏈還處于非常初級階段:央行在主導研究數字貨幣和數字票據;郵政儲蓄銀行跟IBM合作推出了一個資產托管系統,但是這個系統到底有多快?沒有說明;微眾銀行跟華瑞銀行推出了聯合貸款清算結算系統,但是這個系統本身只是跨越了兩個平臺;螞蟻金服有一個慈善捐款的追蹤系統,是否真正的不可篡改說的不是特別清楚;平安銀行弄了一個金融資產的交易系統……

本文轉載自財經網,原文題目《李禮輝:區塊鏈技術還沒真正突破,目前只適用于低流量低頻次交易環境》,億歐編輯整理,供行業內人士參考。


“中國在區塊鏈的研發方面到底有沒有取得一些重大的進展?可以說從我觀察的情況來看,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但還處在一個非常初級的階段,央行在主導研究的是數字貨幣還有數字票據,互聯網金融協會的一些民營機構,包括國有的金融機構、科研機構目前也在研究底層技術,還包括資產托管、金融交易、身份認證等等具體的應用。”3月24日,中國銀行前行長、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工作組組長李禮輝在2017博鰲亞洲論壇“財經-智融時代早餐會”分會場時介紹了區塊鏈在中國的發展情況。

李禮輝認為,科技跟金融的結合決定國家在金融領域的核心競爭力。區塊鏈技術是各參與方基于共識機制一起維護的分布式共同帳本,它包括多種技術的組合創新,一個是基于時間順序的數據結構;二是基于共識算法的運行系統;第三基于智能合約規則生成與執行;還有基于加密算法的點對點的網絡。

李禮輝還介紹了區塊鏈技術的一些特點,包括去中心化的結構,通過技術手段增加商業信用等等。但他表示,完全的去中心化技術結構只適用于量比較低、交易頻次比較慢的交易,包括比特幣交易。但在真正的區塊鏈應用金融場景里面,每秒可能幾千筆甚至上萬筆,比如說外匯交易股票交易,這種情況下區塊鏈初期的去中心化結構不能夠適用金融應用場景對于速度還有可靠性的要求。

區塊鏈的核心技術包括共識算法,加密算法,智能合約。李禮輝表示,目前三個底層技術都應用在比特幣交易這些低頻次低流量的環境。因為不管中國還是其他國家,或者像IBM這樣大的機構還沒有取得真正的突破,就是還沒有達到工業級別,所謂的工業級別每秒要處理至少兩千筆以上才能滿足金融要求,所以現在基本上都在這種低流量低頻次的交易環境當中。

李禮輝認為,但凡是顛覆性或者根本性的金融創新,由易到難可能是比較正確的選擇,從一個比較簡單、交易頻次比較低的領域慢慢提升水平,這比較符合科技金融或者科技創新的發展規律。區塊鏈金融的應用,在身份認證系統、物權認證系統、審計監督系統等領域可能比較容易成果。

以下為李禮輝發言實錄:

王波明:我們先從李行長,我要拜讀一下區塊鏈,李行長真的是這個方面的專家,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工作組組長,肯定是這個方面有很多的研究了。

李禮輝:特別感謝給我這個機會跟大家交流,我這個組長沒有起什么作用,今天很多大佬專家在這里,所以說一下自己的看法,看看能不能引起進一步的討論,其實說到科技與金融的結合,焦總說的非常好,我也認識到科技跟金融的結合從根本上說決定一個機構國家區域他在金融方面的核心競爭力,這個方面的進展很快很多。

這里就按照我們波明總給的題目說說區塊鏈,區塊鏈很多人又熟悉又不熟悉,到底怎么樣定義我研究不同機構的不同看法,我想說顧名思義來說區塊鏈本身就是信息區塊所組成的數據量,所以叫做區塊鏈。

我想這樣定義,區塊鏈技術是各參與方基于共識機制極其維護的分布式共同帳本,他要基于共同機制然后維護他又是分布式的帳本,共享的分布式的帳本。現在來看多種技術的組合創新,一個是基于時間順序的數據結構;二是基于共識算法的運行系統;第三基于智能合約規則生成與執行;還有基于加密算法的點對點的網絡,這個可能是我的定義不一定特別準確這個僅供大家參考。

第二,區塊鏈到底要不要去中心化。我在研究的過程當中發現完全的去中心化的這種技術結構的話在應該說只適用于那些量比較低,交易頻次比較慢的一交易,包括比特幣交易,比特幣交易每秒最快超不過十次,但是真正的區塊鏈應用金融場景里面,我們金融的應用場景很快的,每秒可能幾千筆甚至上萬筆,比如說外匯交易股票交易,這種情況下還是用區塊鏈初期的這種去中心化的結構不能夠適用金融應用場景對于速度還有可靠性的要求。

所以現在實際上做的最多,持有量也好樣本量也好就是中心的組合他不是去中心的,他有中心只是中心是分布式的,他是多中心的,而且多中心里面通過這種中心之間的競爭更有能力的中心你的速度更快你可以得到參與者的認可可以成為事實上的中心,當然這個中心不是行政制定的,他是一個競爭的結果是一個技術水平比較的結果,這是我想說的第二點。

第三點區塊鏈怎么樣創造信用,我們傳統的信用方式一個就是個人要積累我在市場上表現得好慢慢我的個人性有一定的機會。另外通過第三方的中介,比如說通過人民銀行的征信中心,或者通過一個支付寶這種平臺,我要通過這個平臺來積累我的信用記錄,這種情況下其實我們的信用的生成所需要的時間和成本比較長的。

區塊鏈本身是用技術規則來解決這個問題,就是我們雙方之間我們有什么三無合約跟條款我們寫到智能合約里面去,法律上什么要求可以納入技術規則跟智能合約,另外我們監管哪些控制結點的要求可以寫智能合約里面去。所以這個實際上可以更多的發展,我把他稱之為區塊鏈金融可以技術手段加持商業信用,他會增加這種商業信用這個是我想說的第三方面。

第四點,區塊鏈到底有哪些核心技術,我了解來看目前作為區塊鏈底層的核心技術大概三個領域,第一個領域共識算法,我們在座的人都要參加區塊鏈,我們大家對于共識算法達成一致。第二塊就是加密算法。第三,就是智能合約,三個底層技術目前成功從我觀察到的情況來看基本上都在向比特幣交易這些低頻次低流量的環境中。我認為三個底層技術不管中國還是其他國家,像IBM這樣大的機構還沒有取得真正的突破,就是還沒有達到工業級別,所謂的工業級別每秒要處理,至少兩千筆以上才能滿足金融要求,所以現在基本上都在這種低流量低頻次的交易環境當中。

另外我們說中國在區塊鏈的研發方面到底有沒有取得一些重大的進展,我可以說從我觀察的情況來看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但還處在一個非常初級的階段,央行在主導研究的是數字貨幣還有數字票據,然后互聯網金融協會我們組織的一些民營機構包括國有的金融機構科研機構目前的研究也包括剛才說的三個方面底層的技術,包括一些具體的應用資產托管、金融交易、身份認證等等,包括其他的一些領域。

目前,對外宣稱說自己在區塊鏈的應用方面取得初步成果的大概有這樣幾個機構,一個就是郵政儲蓄銀行他跟IBM合作推出了一個資產托管系統,他沒有說這個系統多快,他只是說真實的環境當中成功進行了一百多筆的交易,這一百多筆一秒鐘以內進行還是幾天以內進行沒有說明。第二,微眾銀行跟華瑞銀行推出了聯合貸款清算結算系統,這個也是成功的,我到他們那里看了,這個系統本身他才跨越了兩個平臺,所以他不是多平臺的。

另外一個螞蟻金服他們有一個慈善捐款的追蹤系統,只要你設定了一個目標他的流程本身不可篡改的,當然是否真正的不可篡改有沒有被黑客攻擊的可能目前說的不是特別清楚。另外一個就是平安銀行他們弄了一個金融資產的交易系統,他們美國請來一個年輕小伙子來做這個事情,但是他這個金融資產的交易市場到底速度多快可靠性怎么樣目前還來不及驗證。

我想應該說我們在這個方面邁出了很大的一步,我個人覺得有可能我們這個方面比人家做的更好一些。還有這里涉及到一個技術路線的選擇問題我們到底怎么樣選擇區塊鏈金融的發展路徑,我個人覺得但凡是這種顛覆性或者根本性的金融創新,可能走一條由易到難的比較正確的選擇,我們現在做應該要關注這些底層基礎的研發,另外一個當然也要關注這種實際的應用領域。

還有一個就是你在關注實際應用領域的時候,應該或者說必須從一個比較簡單,交易頻次比較低的領域慢慢提升水平,這個比較符合科技金融或者科技創新的發展規律。

我個人覺得比如說區塊鏈金融的應用,幾個方面可能相對來說比較簡單比較容易成果,一個我覺得是身份認證系統,再一個是物權認證系統,再一個審計監督系統等等,我覺得在這樣幾個領域所要求的交易頻次可能不一定那么高,比較容易取得一些實質性的成果。

因為時間的關系,我這里把自己的一些體會給各位專家做這樣的一個匯報,希望引起大家的批評。謝謝!

(嘉賓觀點據現場發言整理,未經發言人本人確認)

推薦閱讀:

浙商銀行行長劉曉春:區塊鏈去中心是空話,銀行不要扭曲老本行

上一篇: 昆百大A回復深交所17問:否認多起股權轉讓為規避重組上市
下一篇: 線上線下打得火熱,未來10年零售形態會有怎樣的變化?

讓AI落地產業才能產生價值

牛科技-科技創新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