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創立盛大,我想了三天,做這件事,我想了三年。打造盛大,我們花了10多年的時間,為這件事,我可以投入一輩子。”

| 本文由華商韜略原創

| 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hstl8888)

| 作者:陳光

“創立盛大,我想了三天,做這件事,我想了三年。打造盛大,我們花了10多年的時間,為這件事,我可以投入一輩子。”

“三天的思考”締造了史上最年輕的中國首富,三年的思考才決定做的“這件事”,陳天橋說:哪怕是一點小突破,也比做一輩子的首富更有意義。

【盛大往事】

3月11日,正在出席全國“兩會”的陳天橋約見三家媒體:新華社、財新、華商韜略。“你們是唯一的自媒體。”盛大云CEO、陳天橋的復旦師弟諸葛輝說。

下午六點,陳天橋準時出現,他剪了短發,兩鬢微白,比之前略微胖了一點,但氣場依舊強大,握手很有力量,一上來就展現出與眾不同的路數、氣度和格局。

“不談生意,談一談最近這幾年我關心的事。”

過去11年里,陳天橋幾乎沒有接受過媒體的采訪。雖然,最年輕的中國首富——三網融合的先驅(盛大盒子)——10年前就設計當下主流的互聯網模式——成果井噴的盛大創新院……這當中的每一點,都可以拿出來講三天三夜,但他不喜歡回憶。

去年這個時候,華商韜略(微信號hstl8888)曾發表文章《帝國敗局——一代首富,因何退隱江湖?》,嘗試總結陳天橋的事業、金錢得失與價值觀。正是因為這篇報道,陳天橋記住了華商韜略這么一個有點特別的自媒體。

那篇文章最后,我們提到這位31歲就走上財富之巔、十幾年前便做出宏偉布局、以家國天下為目標的企業家,不會像媒體猜測的那樣就此退隱。“陳天橋這樣的人,遲早會回來的。”

有人說他從未離開,而如今,他真的回來了,但卻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淡出公眾視線的這些年,他也并非退隱,而是尋找真正有價值、感興趣的事情。

十幾年前布局的“網絡迪斯尼”計劃,一度是陳天橋真正感興趣的事情,也是媒體談到他時至今繞不開的話題。

圍繞這個計劃,陳天橋鉆研IPTV、拿出了盛大盒子,構思出大IP、影視游戲互動、“三網融合”、“硬件+內容+服務”生態,移動互聯社交……換言之,他在10多年前,就干著小米、樂視、微信當下正在做的事情,如今的互聯網巨頭,除了電子商務之外,幾乎都是沿襲他當初的路數前進。甚至有人開玩笑說,陳天橋是中國互聯網這10多年發展的總創意師和設計師。

在這個宏大的版圖中,陳天橋曾接近“統一六國”,當時,新浪、百度、淘寶、騰訊等均按照盛大盒子的API(應用程序接口)做了APP,以適應轉戰電視的需求。如果他的藍圖得以實現,中國人將在蘋果IOS與谷歌安卓之外,真正擁有一個自己的生態系統,騰訊、阿里也有可能成為盛大的“臣民”。

但陳天橋沒有走到終點,天才抵不過天時,天時抵不過政令。2006年,廣電一紙文書叫停了所有IPTV項目,盛大盒子戛然而止。

總結盛大盒子失敗原因的文章不計其數、持續至今,陳天橋對其中的某些觀點并不認同。“有些人認為我過早,有人認為我過去幼稚。但如果只是超前,那持續砸錢就可以了,當時游戲業務一年有幾十億利潤,以我的脾氣和個性,可以連續砸10年,一直砸到像喬布斯開始建立智能手機和APP服務生態的時候,當時盛大應該已經全部準備好了。”

但這一紙政令,讓他意識到很多事情里,理想的光輝真的無法照亮紛繁復雜的現實。

“這件事對我是一個非常大的震撼。社會的復雜程度超出年輕人的理解,年輕人想靠理想做一些偉大的改變世界的事情,在現實社會中不是那么容易的。”

盒子之后,陳天橋開始思考“讓自己興奮、讓大家受益的事”的更多載體,他嘗試了很多方法,其中最為外界熟知的當屬盛大創新院。

2008年,盛大從全國各地招聘了500多位最頂尖的工程師,燒錢供他們立項研發。“前幾年我們賺足了錢,現在要將錢花出去反哺社會。”

盛大創新院先后設立了50多個項目,涵蓋云計算、語音識別、大數據、搜索創新等各大前沿領域。其后五年內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所有方向,盛大創新院幾乎都做了。

盛大創新院最為鼎盛的2009年,也被認為是上海民企最具創新活力的時期:位于上海浦東新區的創新院的嘈雜聲中,幾百位“大牛”爭吵著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未來的路徑。這些爭吵最終“養活”了一批VC、PE,催生了幾十個項目,其中包含數個獨角獸(如wifi萬能鑰匙等),總市值不下數百億。

創新院鼎盛期,盛大集團也迎來第二個高潮。2009年,陳天橋剝離游戲業務,盛大游戲分拆上市后,他手握近40億美金的真金白銀。

是年,盛大游戲的營收與利潤遠超騰訊游戲,陳天橋依舊是中國互聯網“最具購買力”的人民幣戰士。他計劃買一批有潛力的公司,并先后接觸了360、優酷、迅雷、YY(歡聚時代)等企業。

其相中的都是當下繼“AT”(阿里、騰訊)之后,第二梯隊的中堅力量。如若收購成功,盛大的資產將翻升數倍。

但這個節點上,集團卻遇到了真正的難題:陳天橋的身體出了問題。“之前醫生告誡我不能坐飛機,一定要遠離緊張的東西,后來又出現了其他意想不到的身體問題,于是我選擇去新加坡養病一段時間。”

寥寥數語背后,是手術和其后長達二、三年的康復與思考。期間,陳天橋不斷審視人生與事業——自25歲創立盛大后,他從未有時間停下腳步,思考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手術后的第三天,他在洗臉時,透過鏡子看到了一道“白光”。

陳天橋第一次看到白光是在2001年。是年,盛大代理《傳奇》,陳天橋親自測試,玩到不可自拔。又一個通宵奮戰后,他的戰士角色升到了28級,掌握“神技”半月彎刀,伴隨著一道白光(技能特效),“他”揮舞出一記圓弧,很是霸氣。

白光之后,卻是悵然。第二天起床,陳天橋和妻子雒芊芊說:我練級辛苦得要死,結果就是美工多加了一道白光,技術改了點數據。說完這話,陳天橋卸載了《傳奇》測試版,沒再碰過其他游戲。

那之后,經歷過首富榮譽、網絡迪士尼大計,生病直至痊愈后,陳天橋突然意識到:“我在人生這場游戲中獲得的名譽、地位、金錢,和《傳奇》中“半月彎刀”的那道白光并無區別。”

“洗漱完畢后”,陳天橋決定出售帶給他財富的公司,轉身尋找白光背后的東西。期間,他“拆分盛大”的行為引發廣泛討論,媒體爭相分析盛大游戲從私有化到轉手,盛大文學這一價值無限的板塊被售賣,其背后的原因幾何。

真實的原因很簡單:陳天橋不愿再為他眼中徒有其表的“白光”所累。

最重要的“白光”就是首富的頭銜。

盛大游戲私有化后,曾有朋友找到陳天橋,勸說他回歸A股。“盛大游戲一年幾十億利潤,回來做成幾十倍PE不成問題,將是一家市值兩三千億的企業,你又可以變首富。”陳天橋反問道:“就算做一輩子的首富又如何?我30歲就體驗過所謂的首富,人生為什么要重復之前的事情?”

2012年,盛大全面轉型投資公司,輿論則將之視為隱退。

即便轉型投資,陳天橋依舊延續著傳奇。剝離互聯網業務期間,盛大文學轉手騰訊,陳天橋賺了500倍,浙江傳媒花31.8億買下邊鋒,他賺了25倍……盛大一度坐擁近600億現金資產,即便在鋪開投資后的2016年底,盛大依舊擁有近50億美元的現金儲備,在國內互聯網公司中首屈一指。

投資企業的同時,陳天橋還在加拿大和美國收購了超過70萬英畝的林地。

除上述外,盛大的全球資產管理板塊還包括投資了120多家企業的盛大資本、盛大天地,以及盛大云等等。

但這些外人眼里“驚人”的發現,并不是陳天橋眼里“真正有意義的事”。

從買第一臺電腦到買遍全球,在陳天橋看來,這些都是盛大往事。3月11日的訪談里,他在往事上花的時間不超過5分鐘,赫赫的投資戰績只字未提。

“我會花小部分時間管理投資,大部分時間是在做更重要的事情。”

“創立盛大,我想了三天,做這件事,我想了三年。我們花十幾年的時間打造了如今的盛大,為這件事,我可以投入一輩子。”

【探索禁區】

探討經驗期間,陳天橋不斷遇到新的問題:這些了不起的善舉,始終沒有觸及兩個最根本的問題,一是疼痛,二是死亡。

于是,陳天橋找到了目標,他想“解決”疼痛,進而“治愈”死亡。但是經過反復嘗試后,這個目標最終被證明行不通,因為疼痛源于大腦。

大腦是人類的根本,也是科研的禁區。腦科學是人類最復雜的課題之一,它橫跨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工程學、計算機學等領域,甚至,它還面臨倫理道德,直面衛道士的審判。

相較支配世界,人類在掌控自身領域不值一提。人類深入海洋,探索太空,對眉毛以下的部位可謂了若指掌,但眉毛之上卻布滿了問號。人腦內有800億個神經元,它們如何相互作用、發信號,仍屬未知,更遑論記憶、情緒的產生與把控。

“如果用電腦比喻人類,眉毛以下的部分都只是Input(輸入)和Output(輸出)的功能,只有大腦才是主機。我們需要研究我們的主機,整個世界在這上面研究得太少。”陳天橋說。

帶著新問題,陳天橋開始了新一輪奔走,他去了斯坦福、哈佛、卡耐基?梅隆,以及國內的大多數知名學府,遍訪名家之余,臨走時還拿走了別人的教材。

這些晦澀難懂的書籍陪伴陳天橋度過了兩年的時光,他考復旦時或許都沒這么努力讀書。單論“東奔西跑”,陳天橋經營企業時都沒這么“上心”——盛大上市的時候,他連敲鐘都懶得去。

感知是一個很寬泛的詞匯,它代表了外界事物在人腦中的直接反應,所有的信息都源自感知,包括疼痛。

依舊以疼痛舉例,陳天橋發現,人類的感知非常奇怪:“有人在戰爭中斷腿,但當時毫無痛感,因為他全身心專注于敵人;有人手斷了三年,依舊覺得手在痛,完全是出于大腦的反應。疼痛、快樂、興奮、抑郁、恐懼,這些都是大腦控制的。”

從對外界事物的感覺進入大腦,到形成感知,再到決定行為,中間經歷了怎樣的變化和過程?人類對此知之甚少。

如果能夠掌握大腦感知,改變人類本身,將發生怎樣的狀況?即便是想象力最豐富的科幻小說作家,也不能完全總結隨之而來的變化。

陳天橋認為,控制感知意味著控制一切。他引用《金剛經》的偈語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此觀。”

這樣的觀念似乎頗為唯心,但基礎的研究越是深入,唯心與唯物愈發趨于一體,典型的代表便是量子力學,而受限于某些條件,人類的“唯物”并非真正意義上的“唯物”。

“比如你在我面前,你的形象按照小孔成像的原理應該是倒立的,我的大腦將之翻轉,然后‘配色’,再根據我的記憶、知識、經驗等加工處理,最終形成你的樣子。但顯然這不是你真實的樣子,因為我們的眼睛只能捕捉可見光,還有這么多紫外線、紅外線等不可見的光線,你應該是什么樣的我不清楚,但是起碼不是我見到的樣子。”

“形象如此,世界亦是如此。”陳天橋說:“如果能控制感知,我們至少能決定個體眼中的世界。比如控制在你眼中,什么是最美麗臉孔。”

“瘋狂的想法,可怕的技術。”陳天橋為之震撼,更為之興奮。理論上沉浸了三年后,他決定付諸行動。這次的求索,超越了他以往事業生涯中所有追求。

【駭客帝國】

2016年12月,陳天橋和太太雒芊芊向美國加州理工學院(Caltech)捐贈1.15億美元,用于大腦研究,“陳天橋雒芊芊腦科學研究院”隨即廣為人知。

公開資料顯示,這筆捐贈將幫助加州理工學院創建一個以陳天橋夫婦命名的神經科學研究所,除陳天橋雒芊芊的捐贈之外,加州理工大學還將出資2億美元。

這筆捐贈是陳天橋腦科學一期計劃的一部分,他為該期計劃準備了10億美元,每年至少捐出1億美元。

陳天橋給加州理工捐了1.15億美金,中國科學界“炸了”。消息傳回國內,引發了山呼海嘯般的討論,由于對腦科學所知甚少,討論更多圍繞著“國界”展開。

反對者認為陳天橋應該把這筆錢留在國內,支持國內新興發展的腦科學研究;支持者則認為這是全人類的事情,強行“國籍化”只會變成笑話。爭論從科學界展開,一直蔓延至圍觀群眾,聲勢愈演愈烈。

捐了錢還被“罵”是什么感覺?陳天橋回答說無所謂:“國人的思想已經相當開放了,換做幾十年前,我這樣做可能會成為罪人”。

國界已經不是問題。他只關心兩件事,第一是選擇“傳球的正確的時間”,第二是將錢捐給“離球門最近的球員,不管他是不是外援”。

“(時間方面)我覺得重大突破的‘奇點’正在來臨,我見了很多專家,大家一致認為超級計算機、顯影技術和人工智能的加速會改變很多東西。比如超級計算機的運算速度,已經快趕上人類大腦的神經元運轉;再比如以前大腦只能拍X光、核磁共振,但現在可以通過細胞和分子層面的造影技術,拍到分子與細胞之間的運作。”陳天橋說,“所以最近幾年,我國國家層面也在發力,奧巴馬提出了大腦計劃,歐盟也提出了Brain計劃,腦科學的重大突破已經不是沒有可能。”

“離球門最近”則更好理解。加州理工是全世界諾獎得獎率最高的學校,迄今為止,3萬名校友貢獻了超過30個諾貝爾獎。

更重要的是,在腦研究領域,加州理工已經有了不俗的成果。神經科學教授理查德?安德森是腦機接口領域的佼佼者,其團隊已經為癱瘓病人開發出了能行駛認知功能的神經假體。

完成第一筆捐贈的同時,陳天橋也給“陳天橋雒芊芊腦科學研究院”制定了清晰的規劃,其探索包含三大主題:

其一是基礎性研究,了解大腦如何對信息加以收集和數據化,如何對知識、記憶、情緒、意識等加工整理,形成感知,感知又如何最后決定人的行為;

其二是腦類相關疾病的治療,分為兩部分,一是精神類疾病如抑郁癥、精神分裂等;二是腦部退化類疾病,如阿爾茨海默病(老年癡呆)、帕金森綜合癥等;

其三則是陳天橋最感興趣的部分——大腦能力的開發與延伸。

圍繞這三大主題,陳天橋的探索實際已經脫離了“企業家”的范疇:其他人都致力于改變世界,而他卻夢想著改變人類本身。

陳天橋相信,科技已經走到了革命性地認知和改變人類本身的臨界點,只有加深對人類本身的認識,很多新的科研才能繼續。若干年后,他今天的探索,或許就將是人類科研的一個歷史分水嶺。

因為意義重大,談及腦能力的開發時,陳天橋的語速陡然提升。

“過往的科技發明,都是對于人類能力的補充,比如人的大腦從來不是僅為了計算而誕生的,因為計算的劣勢,我們才發明了算盤和計算機,因為怕冷有了衣服,因為近視有了眼鏡,因為不能飛所以有了飛機。人類的發展,從來都是增強自己,而不是造出新的‘類人’。”

【愚公移山】

如果以超級英雄類比,那陳天橋應該是鋼鐵俠,他們的“超能力”都是“有錢”、又“有瘋狂的理想”。

陳天橋的瘋狂理想面前,橫亙著一座大山:腦科學的基礎研究。在很多人看來,翻爬這座大山是一件異想天開的事情。

但陳天橋不僅一頭扎進其中,還設計了清晰的規劃,他給陳天橋雒芊芊腦科學研究院描繪了三個步驟:

第一步是“借力”,通過捐贈世界名校、團結真正的世界級腦科學“大拿”,形成長期的戰略合作和伙伴關系。

研究院正與哈佛醫學院、卡耐基?梅隆等機構談捐贈事宜,在國內,研究院也聯絡了復旦、浙大以及中科院的校長與教授,相關捐贈與合作已經進入實質性階段。

借力的基礎上,盛大的第二步是“育力”,即通過捐贈年輕科學家來培育下一代研發的中堅力量。

陳天橋希望借鑒VC(風險投資)的模式完成捐贈,挖掘、培養真正有才華的年輕科學家。“我每年捐100個,連續幾十年,這里面出一個諾貝爾獎,那也算我們對人類有所貢獻了。”

從探索禁區到開發禁區以至于成“神”,一切看似瘋狂且無跡可尋。踏入腦科學領域的那天起,陳天橋便深知,自己面臨的將是巨大的付出和漫長的等待。

期間,他可能面臨數不盡的失敗,“即便失敗,至少我們也為后人明確了哪些路是行不通的。”陳天橋說,但是“如果實現哪怕一點點突破,也將是比Google更大的成就。”

至于實現“小小突破”的時間,陳天橋則不做任何預期,因為這是一件很“小白”的事情。

“我曾和哈佛的一位院士討論‘造夢’的可能性,并且詢問時間,對方思考了一下說,50年能實現。”陳天橋說,“我明白他的意思,實際就是在委婉地告訴我,你就別指望能實現了。”

對應時間上遙遙無期,陳天橋做好了愚公移山的準備,他的家人同樣如此。雒芊芊是陳天橋捐贈計劃的堅定支持者和推動者,她親自主導了與加州理工的整個談判過程。

甚至,夫妻兩人還商定,只留保障生活的錢給孩子,其他全部捐出,第一期的10億美金花完后,將有第二筆、第三筆……陳天橋現在不談錢,但依然是最會賺錢的人,而現在,他所有的賺錢,都只為一個目標:推動腦科學發展前進。

“有些成果我可能等不到,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很多人不愿意將錢捐給腦科學領域。”陳天橋說,“我看不到,但是我還有我的孩子,他們會看到。”決定投身其中的時候,他鄭重其事地告訴小女兒:爸爸要去移走一座大山。

陳天橋還是那個陳天橋,常人難以理解的陳天橋。

13年前他要做盛大盒子,輿論無人能懂;13年后,懂他的人依舊寥寥。

和13年前一樣,依然有無數人說他太超前了,華商韜略也就此提問:你是否擔心,會像當初的盒子生態那樣,此路你開,此樹你栽,但卻后人乘了涼?

“是的,這確實會是企業家的悲劇,但這不正是一個慈善家的目標么?”他認真地回應道。

–end–

歡迎關注【華商韜略百度百家】,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就在華商韜略!

原文鏈接:一代首富回歸:捐出絕大部分身價,探索人類禁區  

版權聲明:版權歸華商韜略所有,轉載請關注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ID:hstl8888)回復“轉載”獲取授權。

牛科技-科技創新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