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葬業要去暴利化,就必須更多的利用荒山、荒坡,加大市場的供應量。同時打開市場準入門檻,這樣才能真正遏制我國殯葬業出現“死不起”的怪現象!

3月25日,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中國社科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正式發布了《殯葬綠皮書:中國殯葬事業發展報告(2014~2015)》(以下簡稱《殯葬綠皮書》)。民政部一零一研究所研究員曾寒柳在報告中指出,北京市92%的市區消費者認為公墓消費過高,市區居民中等殯葬消費的公墓消費占整個殯葬消費的87.5%。

長期以來,民眾“死不起”的感嘆一直被媒體熱炒。而在這種感嘆背后,暗示了中國殯葬行業巨大的市場空間和利潤空間。這個略顯神秘且被封閉的殯葬業可供參考的市場數據并不多。來自官方的統計顯示,2013年,全國殯葬服務機構總數4382個,殯儀館1784個,公墓1506座。雖然公益性墓地仍是國內“主流”,但經營性墓地的暴利受到各路資本的追棒。

內地殯葬業第一股“福壽園”上市即獲熱捧,隨即開始“攻城略地”;福成五豐完成墓地收購填補A股殯葬空白之后,股價表現同樣不俗。其實,在港股市場中,看上“墓”后生意的資本并不在少數。在港股市場,安賢園中國、仁智國際集團、富貴生命、中國生命集團等上市公司均涉及殯葬業。那么眾多資本為啥獨愛殯葬業這種“觸霉頭”的行當呢?

其一,殯葬業是一個極具暴利的行業。據殯葬業的港股上市公司報表顯示,港股上市公司共同的特點是其毛利率極高,普遍為40%~80%不等。去年12月,安賢園中國和若干私募機構共同投資進入“殯葬O2O”領域,推出線上代理陵園、網售骨灰盒等服務,這類業務也將繼續推高其處于73%高位的毛利率。

其二,殯葬業市場前景廣闊。在中國的老齡化不斷加速之下,殯葬業的“錢景”不言而喻。綜合機構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殯葬業市場規模超過700億元。這顯然是一塊巨大的“蛋糕”,資本也很早就嗅到這股“錢景”。據業內人士看來,到目前為止,中國的殯葬業沒有完全開放,廣大的農村地區還沒有進入殯葬市場化,行業商機無疑是空前巨大。

其三,殯葬業具有戰略整合潛力。因政府的嚴格管制和客觀存在的地域性壁壘,國內殯葬業高度分散。根據研究機構Euromonitor的數據,2012年,行業前五大企業總體市場份額僅為3.2%。分散的行業格局為龍頭企業提供了巨大的整合潛力。國內行業龍頭福壽園是為數不多的能夠在多地同時開展業務的公司之一。即便如此,其過去三年所占市場份額平均也只有1%。

當然,殯葬業也有出現虧損的企業,在港股市場上,主營殯業的中國生命集團則仍在艱難的扭虧之路上。筆者認為,相對于葬業,資本在殯業的活躍度較低,大多數殯儀館需要通過骨灰盒等殯葬用品的售賣上彌補損失。這就是殯業難盈利仍需“以墓養館”的原因。

另據專家介紹,由于殯儀館總體的運作是賠錢的,而政府也沒有錢補貼,就允許殯儀館賣墓,以賣墓補貼火化的虧損,所以殯葬業真正的暴利在“葬業”之上。據研究顯示, 2012年墓地服務市場規模261.54億元,占市場總值的56.2%。墓地服務行業市場規模2017年預期將達到583.25億元,占殯葬服務業的58.7%。那么葬業為何會出現巨大的暴利現象呢?

首先,國家對墓地、墓石缺乏基本的定價標準。目前,物價部門僅對“火化費、運尸費、停尸費、租用大廳費、寄存費”等基本服務定價,對墓地、墓石并沒有過多限制,所以百元左右的土地成本,才能賣出萬元的墓穴價。除了墓地、墓石以外,骨灰盒也存在暴利。

再者,土地稀缺,使墓地價格比房價貴。《殯葬綠皮書(2012~2013)》顯示,全國大部分城市的現有墓穴都將在10年內用完。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長李紅兵近日回應“高價墓”時也稱,近10年來,全北京市33家公墓沒有再增加一分土地作為公墓用地,剩下的土地是稀缺的。一邊是墓地資源越來越少,一邊是墓地需求量急驟上升。這就導致了很多一二線城市的民眾感嘆“死不起”的原因。

最后,國內整個殯葬行業的準入門檻高,不是誰想投資就可以進來的,這直接造就了一個相對封閉、壟斷的暴利市場。國內殯葬行業受到民政部的嚴格管制。實施牌照制度、土地供應有限而且缺乏人力資本,使得殯葬行業具有較高的進入門檻。而因政府的嚴格管制和客觀存在的地域性壁壘,所以國內殯葬業才具有高度分散的特性。

中國的殯葬業真的很暴利嗎?確切的講,暴利在葬業,而不在于殯業,就是墓地、墓碑、骨灰盒這三樣東西的利潤率較高。有券商曾推算過,一般一個墓地項目投資在2億至3億元左右,建成后1年盈虧平衡,5年可收回投資,這么高的暴利能讓各路投資者不看著眼饞嗎?所以葬業要去暴利化,就必須更多的利用荒山、荒坡,加大市場的供應量。同時打開市場準入門檻,這樣才能真正遏制我國殯葬業出現“死不起”的怪現象!

本文由不執著財經(微信ID:bzzcaijing)供稿,觀點犀利、時效性強,財經愛好者喜愛的內參!

牛科技-科技創新媒體